如果您需要帮助,请点击这里

沉淀政府数据资产,实现数据随需共享

华为企业BG企业解决方案规划部部长 田林一/文

感情男声
  • 感情男声
  • 感情女声
  • 标准男声
  • 标准女声
倍速1.0X
  • 倍速0.5X
  • 倍速1.0X
  • 倍速1.5X

数据是数字经济的基础。2020年,我国政府在《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中明确指出: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推进政府数据开放共享,提升社会数据资源价值,加强数据资源整合和安全保护。该项政策文件的出台,对于全面深度释放数字红利意义重大。

政府数据资产管理与消费的困境

让数据要素真正发挥价值的关键在于数据的资产化管理和动态消费,而当前,在数字政府领域,数据资产管理和消费的困境主要体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 困境1:数据没有业务化,业务人员看不懂,难以发挥数据要素价值

政府行业经过多年的信息化建设,沉淀了大量的IT系统和数据,而大部分数据都存储在系统后台的数据库物理表中,业务人员不可见、难理解,缺乏有效的方式将其转变成业务人员可理解的业务化语言,导致数据的价值无法被有效挖掘。

• 困境2:数据没有枢纽化,难以支撑海量场景下的动态数据消费

有些城市把管理等同于汇聚,产生了海量的数据,汇聚的时候没有考虑丰富多样的场景、敏捷自助的快速消费需求。比如企业风险数据散落在公安、税务、市监等不同部门的IT系统中,这些数据没有被联接起来用于构建枢纽化主题联接和数据服务,无法支撑不同场景下的快速动态数据消费。

• 困境3:数据没有可视化,摸不清家底,数据躺着不产生价值

数据的分布不可视,摸不清家底,需要用数据时提取困难。比如一部分数据在应用系统中,一部分数据汇聚在数据库中,还有一部分数据在共享交换平台中,没有从全局的视角对元数据资产进行统一采集与管理,看不清数据的分布,摸不清家底。

华为在数字化转型中数据资产管理的实践

华为在过去十几年的数字化转型中,探索出了一套数据资产管理方法,并持续实践优化,最终形成了华为数据资产管理解决方案。方案采用了元模型驱动的设计理念,以业务对象为核心进行数据资产管理,构建各业务领域的数据资产目录,支撑数据可查询、可理解、可获取,实现数据随需共享,敏捷自助。

• 实践1:业务化,通过业务联接图谱、信息架构,让业务人员懂“数”

华为在数字化转型实践中,让业务和IT人员组成“铁骑”团队,共同规划应用架构和数据整合方案,并基于企业架构(EA)等方法论,识别了17个价值业务流,以及承载核心管理逻辑的1200多个业务对象,形成业务联接图谱和信息架构,让联接“业务、应用、数据”的业务对象转化为大家都能理解的业务化语言。

• 实践2:枢纽化,构建X360主题联接,支撑数据快速消费

华为在数字化转型实践中,针对BI报告、经营管理等固化的场景,围绕业务对象构建X360主题联接,形成数据服务资产。对于灵活多变的场景,华为提供了敏捷自助的数据服务工具,将数据按业务流、业务对象进行联接和规则计算处理,形成面向数据消费的主题数据,具有多角度、多层次、多粒度等特征,支撑业务分析、决策与执行等场景下的数据快速消费。

• 实践3:可视化,全域数据普查,梳理企业数据资产目录

华为在数字化转型实践中,基于业务归属构建数据管理的Owner体系,使用元数据实现全域数据普查。华为认证了300多个数据源,从而将所有分布在应用和数据仓库中的240多万张物理表都注册到元数据中心,并补充物理表与字段的业务语义描述,建立了8000多万个数据实例,提供互联网式的元数据搜索功能,实现了数据的来源、数量、分布、标准、流向等要素可查、可视。

政府行业的数据资产管理方案

基于对政府业务的理解,华为将自身的数字资产管理实践经验外溢,适配数字政府的行业特点,总结出了一套有效的政府行业数据资产管理方案。从政府部门职能和业务的视角,呈现业务相关的应用系统,以及应用系统管理的数据。将业务、应用和数据联结起来,让数据不再孤立,使数据更容易被查找和理解。

政府数字资产分布结构包含三个维度:从行政维度看有市、区、镇在内的行政体系;从业务维度看有市监局、国土局、人社局、发改局在内的业务体系;从数字化维度看,有应用、平台、数据在内的数字体系。数据运营枢纽能够构建立体的数据管理体系,联接业务、应用、数据,让业务人员和技术人员能够统筹数字政府的管理和建设。

图1 政府数据资产分布和业务、应用、数据联接图谱

• 业务化

红色线代表业务联接图谱。通过权责清单和“三定”规定确定职能和业务,规划所需建设的应用。比如市监局针对其市场监督管理职能中的食品安全监管业务,对应开发了“食品安全人人拍”这个应用,实现对食品经营机构(如餐厅)等的监督管理。

蓝色线代表应用联接图谱。通过应用和数字平台两个维度的规划,提炼共性能力的共建共享,提升应用敏捷开发的效率,降低开发成本,同时让应用变得更智慧。比如“食品安全人人拍”应用就使用了城市智能体中的“实名核验、GIS地理信息、人工智能EI”等数字平台服务。

• 枢纽化

灰色线中联接业务对象和X360数据服务的部分。对于企业信用、企业风险、食品安全监管等固化的场景,围绕业务对象构建X360主题联接,形成数据服务资产。对于灵活多变的场景,提供X360敏捷自助的数据服务工具,为市、区、镇三级政府生成统一的数据API,实现跨层级的数据相互操作和共享交换。

• 可视化

灰色线中联接数据库、数据仓库和业务对象的部分。“食品经营机构”成为被管理的业务对象,其对应的数据分布在应用的数据库、共享交换平台或者处理后的数据仓库中,都可以实现统一管理和使用。普查后的数据会形成业务人员看得懂的五层数据资产目录。

L1层:主题域分组

L2层:主题域

L3层:业务对象(L3层承上启下,是业务和技术人员都能够看懂的,能够沟通和相互理解的语言)

L4层:逻辑实体(一般对应物理表)

L5层:属性(一般对应物理字段)

华为数据资产管理解决方案的设计理念是利用数字世界的“集装箱”,提升数据生产要素发挥价值的效率。数据资产化问题的解决涉及四个核心关键要素:一是数据资产要能够被清晰定义和描述;二是数据资产要能够被采集和搬运;三是数据资产要能够被快速查询和搜索;四是数据资产要能够被枢纽化存储和访问。

基于这样的设计理念和要素分析,华为把数据资产和物理世界中的货物(如图2所示)进行类比。在古代,包装货物的是麻袋,运输货物的是船、马车、人,记载货物信息的是纸张。现代一个重大的变化是出现了各种颜色各异、大小不同的标准化集装箱。集装箱装载货物的方式很多,从前面装货、侧面装货,甚至从上面吊装也可以,非常方便;运输集装箱的方式也多样,包括轮船、飞机、火车、汽车等;提供集装箱中转的枢纽包括码头、集散地等;电子装箱单的出现则使得货物的查找变得更加便捷。

图2 华为采用类似集装箱运输的系统设计方法构建数据管理体系

华为采用类似集装箱运输的系统设计方法构建数据管理体系,数据管理体系与集装箱系统之间的部分映射关系如下所示:

• 货物:数据资产。

• 集装箱:灵活多变的元模型就是数字世界的集装箱,能够描述数据与业务、应用、数据之间的关联关系。

• 搬运工具:由于数据可能同时分布在云上、独立组网的政务云域内或者域外,因此还需要新的“数据库搬运、API搬运、跨网消息搬运”的交通工具,这就是华为开发的数据使能套件,如ROMA和DGC等能力。

• 装箱单:数据资产目录中的元数据则成为数字世界的“装箱单”。使用元数据技术作为手段,实现全域数据的自动化普查(包括哪些应用、数据库版本、数据分布),摸清家底,使得数据可见、可访问。

• 枢纽:数据运营枢纽记载了每个数据能够消费的方式,以供给方和需求方达成共识的方式供给数据用于消费(如图3所示)。就像一个人要从北京去深圳,可以采取多种交通工具,核心是到达目的地,交通工具本身并不是重点。数据的消费也一样,需求方要使用数据完成应用或者分析,数据如何提供给需求方本身并没有那么重要,传统的数据汇聚和共享交换也只是一种交通工具,而不是目的本身。

图3 数据运营枢纽设计理念展示图

在物理世界中,集装箱的出现,使得货物的包装、搬运、查询变得高效,大大提升了生产效率,节约了成本。数据的资产化运营本质上是利用了数字世界的“集装箱”,来提升数据生产要素,发挥价值的效率。

华为数据资产管理解决方案通过数据资产的业务化、枢纽化、可视化,沉淀行业数据资产,实现数据可查询、可理解、可获取,支撑政府数字化转型中各级政府之间、各部门之间、各系统之间数据的互联互通,推进政府数据开放共享,充分发挥数据要素价值,加速政府数字化转型进程。

扫描体验移动阅读
31 fengmian

第31期 数字政府特辑

把握城市数字化转型机遇,共创城市新价值

当前相关内容

视野

特别报道

焦点-全场景智慧

焦点-全要素聚合

焦点-全生命周期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