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需要帮助,请点击这里

数字政府的昨天,今天,明天

chendongping

陈东平

2019-09-25 1176
感情男声
  • 感情男声
  • 感情女声
  • 标准男声
  • 标准女声
倍速1.0X
  • 倍速0.5X
  • 倍速1.0X
  • 倍速1.5X

在HUAWEI CONNECT 2019(2019华为全联接大会)期间,华为举办“华为与数字深圳的故事”主题圆桌,解读深圳模式背后的数字智慧。

深圳市智慧城市大数据研究院陈东平院长首先介绍了数字政府的发展历程:

今天全国都在做智慧城市、做数字政府,我们谈起数字政府是一个很简单的事。而当我们把时间拨回10年前,谈到智慧、数字、信息化,并非是大家都能够理解的一件事情。

深圳的数字化不是历史发展的自然选择

在40年前,深圳只是一个边陲的小渔村,整个人口就30万,最高的楼就是五层楼高,在这样一个地方,它既没有自然资源,没有人才资源,也没有其他任何优势。要建设一个特区,需要大量的人才。

1979年深圳的人口31万,到最后2019年9月份,实际人口已经达到2289万(这个数字不是一个统计意义上的法定统计数字,而是一个采集数据)。

之所以说深圳不是一个自然的选择,原因是深圳没有人才优势,要吸引大量的人才来,深圳就必须制定一个政策——来了就是深圳人,无差别地提供基本公共服务。但是人来了,深圳市政府机构小,公务员少,整个深圳市到现在也仅四万多公务员,可见组织管理人员是精简而不足的。

在这个条件下,要管理好这个城市使它能够和谐、稳定的发展,靠什么?这是当时深圳市委市政府认真思考要破题的一个办法——我们选择了用数字化的方式来解决当时管理的问题。

深圳的数字化从以人为本开始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做信息化时,基础薄弱,人才缺乏,所以深圳的数字化进程一开始就是为了社会建设,社会建设的核心目标是社会和谐,要实现社会和谐就必须要公平正义。因此,我们的数字化进程从一开始就从关怀人、解决人的问题入手,紧紧围绕着人的所求所需来认真地研究城市的治理。

深圳的数字化实践超出了“互联网+政务”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深刻地发现为老百姓提供服务,就必不可少地会涉及到一个问题——电子政务,而当时电子政务的落后和电子商务的发达形成一个强烈的对比。因此,深圳在2013年就提出了一些想法,对电子政务进行改革,把对老百姓的服务优化配置到市区里面去;并在2015年提出优化改造,把所有事务通过一个统一的入口,统一受理、统一反馈,并实现了业务部门在基层的协同——践行统一受理、一证通办、全城通办、就近办理。

在推行这个想法的时候,我们深刻地发现,它不是一个简单的电子政务问题,牵涉到政府部门内部要很好配合、协同的问题,这需要流程再造、体系重构。自2012年,我们从社会建设出发入手走到电子政务,从电子政务走到行政审批改革,从行政审批改革到政府内部的框架、体系的调整和改革——走完这条路以后,我们再回过头来已然是智慧城市的建设路径了。

深圳市政府最近的一些建设非常有特色,比如说它把14个部门改成1个窗口就可办理好,还有“深圳90”,在85个工作以内就可以做完,还有秒批,提倡300项不见面审批,还有积分入学等等一系列的创新应用,这些都是数字政府正在建设的内容。

数字政府发展方向思考

看到了深圳数字政府发展的昨天、今天,希望让大家知道这个选择不是一个自然进程,而是经过一个比较选择以后,有机地选择了信息化、数字化的方式。在探讨的过程中,我们一步一步地走,一步一步地发现问题,然后再调整路向,从电子政务到行政审批改革到现在选择了一个整体数字政府的方向来前进,我们前进的方向和国家现在要求的路径是吻合的。

未来数字政府应该怎么发展?中国的数字经济已经占到我们的GDP总额近35%,我们相信数字经济还会进一步扩大。因此,我们有理由说生产力的方式已经发生了变化。生产关系发生了怎么样的变化呢?如果数字时代到来,我们还沿用的是一个传统的工业时代的政府架构,它能不能适应数字时代政府的要求呢?我们看到传统的生产要素主要是土地、资金、劳动力。但是在数字化的今天,我们的生产要素是什么呢?我认为网络、带宽、生产力都将成为新的生产要素,政府如何了解这些关系的变化?当然是数字政府应该考虑的一个重要的方向。

第二,我们觉得数字政府应该是数字时代的理想政府架构,理想是因为数字政府应该首先探索数字时代最优模式,探索管理模式和服务模式的有效途径。

实体政府和数字政府不能简单的是一个镜像,不能是简单的数字孪生。数字政府应该承担起实体政府无法在现实中先走一步去改革、创新的那一步,应该朝着更多、更好的先进管理方式尝试的先驱者。所以它的未来发展方向应该去探索最优的组织模式、管理模式和服务模式。其次,我们认为新的生产关系变化以后发生了相应的变化,首先在数字政府层面进行调整,在这样的调整下去和谐、理顺这个关系。

第三,希望数字政府的探索能够为线下政府改革提供思想力和路线,只有这样,数字政府的建设才更有意义,才不会说只是一个数字孪生的简单内容。政府应该从传统的管理方式向体系、流程、架构转变去尝试。

既然有探索统一、高效的数字政府,我认为它需要有一个统一的数字政府平台,一个城市级别的数字政府平台。希望将来它应该有基础设施的共性需求、数据能力的共性需求、数据库的共性需求、业务流的共性需求等等。

建设城市级别的数字平台的过程中,我们希望华为能够发挥很大的作用。在深圳,政府不鼓励明星企业,深圳市没有哪一个企业会得到政府的特殊照顾,是市场化的竞争,我们希望华为将来在这个领域能为我们淌出一条路来,做更好的竞争。

我也意识到政府一体化平台很难实现,因为它要对现有的体制机制做太大的改变,因此我提出了改革三部曲。

首先,在不动现有政府架构体系下,用数字化的方式连接贯通政府各部门的业务系统,实现逆碎片化的政府协同。

其次,在逆碎片化这个环境建设取得成功的前提下,我们进行制度建设,创造经验、总结经验,提出新的治理体系,成为我们新的治理成果。

第三,我们要实现组织建设,人力物力的调配更加符合,实现法治政府、创新政府的目标。

最后,我们呼吁政府的数字政府建设向法治型政府、服务型政府、有效政府和有限政府的方向发展。法治、服务大家都很清楚,有效政府更强调的是什么?强调政府的资源配置能力要优化,强调政府要有成本的概念,强调政府要更好地为人民服务,有限政府更强调讲的是政府不是万能的,政府不是没有边界的,我们的边界、我们的范畴在哪?希望大家共同思考、探究。

0/5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提交评论

最新评论0

    查看更多评论

      评分成功!

      提交成功!

      评分失败!

      提交失败!

      请先填写评论!